(新世代生活誌)為了尋找意義的人生   喬捷

母親的意思是自己吃不了苦,目前看到自己家庭幸福,子女開枝散葉,已經了無牽掛。活下來,也不過是希望能多與自己的子孫見面,等大家不要那麼快忘記自己,然後還能走動就跟爸爸多出外看看,享受一下晚年的生活。

我們家對於生死看得開,基本沒有甚麼宗教儀式的繁文縟節的牽絆,以前說死後安身的問題,媽媽會說一切從簡,然後把骨灰撒到海裡去就好。最近她又改變主意,看到樹葬好像對樹木也有益處,覺得撒到大海比較浪費,打算能捐的就捐掉,不能捐的就回能量回饋大地。他日子孫有空就到樹林看看自己祖仙貢獻過力量的樹木能成長下去,那感覺就好像她以另一種形式繼續活著的感覺。

看得開死,也是對生的一種希望。對生活、對家族、對未來有某種憧憬,會讓我們每天都覺得更加積極,更加充實。不會每天只是想著躺、睡、吃、喝,除了這些,人生其實還有很多別的事情,哪怕只是一個簡單的目標,每天為了這個目標向前一小步、進步一丁點,我們把這些記錄下來,那麼後來者就能踏著前人的腳步,走得更快一點、走得更好一點了。

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,我也覺得自己是個坐不住的人。必須要有某個假想的目標,每天為它想點事情來促進它的向前,我才自覺心滿意足。早先有段日子覺得自己頹廢,基本每晚除了宵夜,就是躺在沙發刷手機,甚麼都不想做。(五之二)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