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別有天地)減肥記   安好

「減肥」這兩個字,我一出生就聽到了。至今仍然很難想像,三十多歲才生第一胎的媽媽,如何順產誕下一個重達十磅的巨嬰──但她做到了,所以我一出生就被醫生勸告:這孩子要減肥了。

長大成人後,在食量沒有被控制的情況下,我出奇地沒有肥成二百磅,比標準略重一點而已。許是因為自出娘胎就有肥的特質,我常把「減肥」掛在嘴邊。我媽也是,連續廿年每天早上都會游泳一小時的她,總嫌棄我粗壯的雙腿和小肚子。但,也因為相信自己天生有肥的特質,卻沒有真的很肥,我的減肥規劃裡沒有戒掉夜宵,運動量也是隨意調整──還好啦,沒有肥出天際已經算瘦了。

年紀再大一些,更是不在意了。之前還會為了爭取穿得下小一號的褲子而努力一下,如今直接跑到男裝部買衣服──倒不是真的肥得那麼誇張,只是穿得寬鬆一點可以逃過活受罪。形象就算了吧,反正我不是靠樣子身材討飯吃。

最近,有點不受控了。出門時總是瞬間就汗出如漿,多走幾步便臉色蒼白,在脂肪和酒精的幫助下,小肚子開始影響日常生活,壓個腿都頂住。這才覺得需要調整一下食量和運動量。這便發現了,肥是小事,大事是拖延症發作。你看,半夜裡抱著薯片邊吃邊碼字的我,距離減肥成功(以及真正開始減肥)還有多遠呢?見鬼了似的把薯片放下,沒有一口氣吃完一包已經收斂了──是吧?是收斂吧?◇